【细节,一股弱小的分支,可能会影响到整个河流的走向。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圣人于心之有主者,而决其心德之能全焉。

夫志士仁人皆有心定主而不惑于私者也。以是人而当死生之际,吾惟见其求无愧于心焉耳,而于吾身何恤乎?此夫子为天下之无志而不仁者慨也,故言此以示之。

……

是知观志士之所为,而天下无智者可以愧矣,观仁人之所为,而天下之不仁者可以思矣。

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。”

魏阎填完最后一笔,利落交卷,眼里满含嘚瑟看向白六。在他眼里白六代表着魏千行,因此下意识地就想较劲。

白六眼底有一丝无奈,偏头看向另一边的苏三,他还是觉得这女人相当难搞。出乎意料地,苏三几乎是看到开头就站起身来,手中拿着卷文来回踱步,看到精彩处双眼忍不住一亮。她又来回反复鉴赏了几遍,才道:“公子这字实在是丑了,不然中个三甲也无不可。”

魏阎贱嗖嗖只笑不说话,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,他还是要点脸的。

“朝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。科举试炼达成,魏阎公子开启‘二十四桥明月夜’隐藏情节,请英雄进入特殊地图杨县,解锁马贩之死。”

嚯,又是特殊地图,魏阎想起之前的厄运之眼,和白六两人互视一眼,彼此心照不宣笑了。

这地方,肯定会掉落好东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地图。平阳府杨县。

城南洪崖古洞,一个中年妇人偷偷摸摸往洞外看了两眼,才压低声音紧张到:“事情都办好了?”

从角落里站起一个憨厚长相的男人,他拍掉屁/股上的尘土,嗫嚅:“嫂子,这样是不是不好啊?沈哥要是知道了……”

原来,这中年妇女就是沈洪的妻子皮氏。她没好气地瞪着男子道:“赵昂,你可真是死猪吞了木鱼的脑子。这苏三若是被沈洪娶进门,还能有我的好日子吗……想当初你赵家穷困潦倒连肚子都填不饱,若不是我救济你,你能活到今天?”

赵昂搔搔头,嘿嘿只笑,也不敢反驳一个字。

皮氏轻哼一声,伸手直截了当到:“药呢?”

赵昂赶忙从兜里掏出几层纸包裹的药包,递到皮氏手上道:“药力很强,一小勺就能睡个翻天,嫂子你可把握好量。”

皮氏不耐烦的挥手道:“知道了知道了,杀人偿命,这点道理我一个妇道人家也能懂。让她回她那烟花之地去,我也懒得再搭理她。”

赵昂憨憨拍了皮氏的马屁,看四下无人,前脚从洪崖洞一溜烟窜远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魏阎集齐全部人马,传送到杨县地图时,已经是傍晚时分。

大明宵禁,虽然比起前代放宽许多,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神之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江南小说只为原作者越人归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越人归并收藏神之肉最新章节三十六.命案杀鸡(求收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