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幕悲喜剧,最难堪的是魏太太了。她很快的离开了公园,回身握着陶太太的手道:“这是那里说起?我特意来看孩子,多少也许可以和姓魏的帮一点忙,他为什么布置这样一个圈套,当众侮辱我一场。好狠。从此,他们不要再认识我这个姓田的。至于两个孩子,那是彼此的孽种。不为这孩子我不会跟姓魏的吃这多年的苦。姓魏的呢?不为这孩子,他一个人也可以远走高飞。我现在也是讲功利主义,不能为任何人牺牲。再见罢,陶太太。”说着,街边正停着一辆人力车子,她也没有讲价钱,跳上车子,就让车夫拉着走了。她为了和律师还要取得联络,就回到朱四奶奶那里去等电话。果然,不到半小时,律师的电话来了,她在电话里答道:“这件事,是那条法律顾问的广告招引来的。不要再登了。小徐若是没有反响的话,我们就向法院里去递状子,不要这样啰里啰唆了。”四奶奶的电话,是在楼上小客室里,那正是四奶奶休息的所在,只隔一条小夹道。电话说到这里,她跑过来抢过电话机,笑道:“大律师,晚上请到我家里来吃晚饭罢。一切我们面谈。电话是解决不了问题的,回头见,回头见。”说着,她竟自把电话挂上。她回过头来,看到魏太太的脸色红红的,眼睛角上似乎都藏着有两包眼泪,便握着她的手道:“怎么回事?你又受了什么打击了吗?”她摇了头随便说了没有两个字,接着又淡笑道:“我们受打击,那还不是正常的事。我的事也瞒不了你,我在重庆混不下去。”四奶奶道:“那为什么?”魏太太就牵着四奶奶的手,把她引到自己卧室里来,把公园里所遇到的那段故事,给四奶奶说了。四奶奶昂头想了一想,她又把手抚摸了几下下巴,正了颜色道:“老贤妹,你若是相信我的贡献的话,我倒是劝你暂时避一避魏端本的锋芒。”魏太太愕然的望了她道:“这话怎么解释?”四奶奶道:“无论姓魏的今天所作,是否出于诚心,今天这一道戏法,即是大获全胜,他就可能继续的拿了出来,反正你没有权利不许他卖唱,也不能禁止那两个孩子叫你作妈。你在重庆街上,简直不能出头了。我劝你到歌乐山去躲避一下,让我出马来和你调停这个问题。”魏太太本来是惊魂甫定,面无人色,现在四奶奶这样一说,她更是觉得心里有点慌乱。问道:“难道他们派有侦探,知道我的行动吗?”四奶奶道:“你到哪里去,他不知道?首先他知道你住在我这里,他可以带了两个孩子到门口来守着。高兴,他们就在这门口唱起《好妈妈》来。我姓朱的,也只能对我大门以内有权。若是他在我这大门外摆起唱歌的场面,我是干涉不了的,也许他明天就来。”魏太太抓着四奶奶的手道:“那怎么办?那怎么办?你这里朋友来了,不是让我无地自容吗?”四奶奶微笑道:“我不说,你也不着急。我一说明,你就急得这个样子。这没有什么了不得,你今天就搭晚班车,到歌乐山去。也许洪五还在那里,你还有个伴呢。”魏太太道:“小徐的官司,怎么进行呢?”四奶奶道:“那好办,明场,有律师和你进行。暗场,我和你进行。现在我给你一笔款子,你到歌乐山去住几天。我们随时通电话。”这时,楼下佣人们,正在听留声机,而留声机的唱片,正是歌曲的《渔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纸醉金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江南小说只为原作者张恨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恨水并收藏纸醉金迷最新章节爆竹声中一切除